第四百零四章:自作自受_主母有疾
笔趣阁 > 主母有疾 > 第四百零四章:自作自受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四百零四章:自作自受

  香肩半裸,盈盈一握的纤腰上方,只穿着一片银白色的肚兜,挺翘的前胸,一只毛茸茸的,活灵活现的卷毛狮子狗正冲着他龇牙咆哮?!

  司空青离以手抵唇,用力的咳嗽了一下,“瑾瑾,你怎么穿这么少,受凉了该怎么办?”

  说着,他赶紧去衣架上去下里衣想要为唐瑾穿上,谁知,他看见自己昨日换下来的亵裤,正一片凌乱的挂在其上。

  嗯,就是那种被撕得一条一条的,尤其是某个关键位置,碎的尤甚。

  司空青离觉得两股战战,他故意不去看自己那可怜的亵裤,而是去拿旁边完好里衣。

  唐瑾就那么看着他若无其事的为她拿衣衫,自然也没有漏掉这个可恶男人故意装出来的惧怕。

  她只是恼他故意整蛊自己,眼瞅着人已经拿过衣衫转过身,唐瑾冲着他突然一笑。

  笑得司空青离才刚冒出狼光的双眼立马恢复清醒,“瑾瑾,这是我让人专门为你准备的天蚕锦。

  里面添加了深海银母,以后你穿上它,不止可以防止弩箭毒针类的暗器,还能水火不侵。”

  唐瑾挑眉,眼底闪过一抹惊讶。

  没想到她刚刚忽略的里衣竟然这么珍贵,那,她身上的这件肚兜呢?!

  她伸出葱白的纤指,指着自己身上的肚兜问他,“那这件也是你特意让人准备的是吗?”

  “瑾瑾……你别用手指那里啊!你如今还受着伤,即便为夫知道你喜欢,可是你的身体不允许

  啊。”

  唐瑾一脸懵逼的听完他的话后,蠢蠢的低下头,然后就看见自己的手指,正对着自己胸前某处凸起。

  虽然隔着肚兜,可依然分外明显。

  她回想了一下刚刚这厮说的话,下一刻,一张俏脸刹那间云霞满布。

  “你,你个登徒子!你想到哪里去了?!我说的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好不好?!”

  说着,人再也忍不住的扑了上去,冲着司空青离就挥动了自己的拳头。

  砰砰砰!!!

  乓乓乓!!!

  砰乓砰乓砰乓乓乓!!!

  门外守在的两名青衣卫死命的咬着嘴唇,可是那抖动的双肩,随着屋里面传出来的惨叫声,越发频繁。

  最后唐瑾气不过,一口咬在了他的前胸,虽然隔着厚厚的衣衫,但还是被她精准的找到了司空青离最敏感的位置。

  “啊!嘶……瑾瑾,快放口,疼!”

  “司空青离!!!”唐瑾气得一跺脚,司空青离见她真的气得狠了,连忙伸出长臂一把把人揽入怀中。

  随后把雪白的里衣轻柔的套在唐瑾的身上,“瑾瑾,这一走,我们又要好久不能见面了。”

  还在他怀里不依不饶的唐瑾一下子就安静下来,她从司空青离的话里,听出了浓浓的不舍。

  是啊,她这一次回去,可能很长时间见不到他了吧?

  剩下八个传承,还有那位老祖宗所说的自己的传承,这样以来,俩人真的可能会要好久好久才能再次见面。

  只是,“你不是说这片大陆

  ,只要你想,就可以到任何地方吗?你可以来找我啊。”

  唐瑾乖乖的,任由司空青离为她穿衣,司空青离听到她的话后手一顿,随后很是随意的说,“如果我说,我下一次不见得能进入那个传承空间了你信吗?”

  唐瑾愕然的抬起头看他,“为何如此说?”

  里衣穿完,司空青离又拿起中衣给她套上,“上一次进去后,我就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排斥之意。

  在出了小蓝额头之上的那枚印记后,那股排斥之意越发明显,我猜你那传承空间的主人,似乎并不想我去那里找你。”

  司空青离说完,似是没想等唐瑾的回答,他又接着说道,“经过昨天晚上的事后,我也觉得你应该好好的,专心致志的在里面接受传承比什么都好。”

  他没说的是,昨夜,在唐瑾被一击之下弹飞的那一幕,让他竟然陷入了从未有过的绝望甚至是恐惧当中。

  他害怕自己好不容易寻到的人会离开自己,所以,昨日他在唐瑾睡下后,自己只睡了不过半个时辰就去了暗牢。

  他要亲自审问那些个阴魂不散的猎巫联盟中人,想要知道,那些人都分部在何处。

  同时也决定处理完上国的事后,他就回上域,这一次,他将亲自出手,走一趟猎巫联盟,以及古世家与六大宗门。

  既然只消灭唐巫一脉已经满足不了他们的野心,那他倒是想要看看,他们到底有什么依仗,竟敢把主意打

  到他的身上。

  人世间的事,他不打算就这么算了。

  “你这是打算近期离开上国,回上域了吗?”唐瑾不舍的抬头看他,不成想司空青离直接俯身在她的唇上轻轻的印下了一吻。

  “嗯,事情有些棘手,不止镜湖出现了问题,就连婆逻地宫也出了问题。

  还有,今晨刚刚接到最新消息,大长老所在的九嶷也发生了震动,这很不寻常。

  所以我打算解决轩辕帝这个确定因素后,扶持瑞王上位,然后就离开上国。

  我的精力,不能都放在这里。”

  唐瑾听了点了点头,她知道他是这片大陆的主人,要处理的事情何其多,怎么可能总是待在这里。

  “所以你就故意弄了一个白肥肥的肚兜?”唐瑾说完使劲儿的掐了一下司空青离的腋下。

  司空青离抿唇浅笑,眼底里都是浓浓的宠溺,“我们因它结缘,再说了它不可爱吗?”

  说完抬手捏了捏唐瑾的小鼻子头,唐瑾抬手拍掉他的手,谁知,司空青离突然覆在她的耳旁轻声说道,“你知道我为何这么喜欢白肥肥吗?”

  “为何?”

  那一晚,你不是带着你的那个叫侍书的丫鬟跑到了我在金陵的一栋宅子里了?

  唐瑾倏然抬头,“你连这个也知道?!”

  司空青离含笑点头,“是啊,你都不知道,你当时在窗台看那盆花时,我就在窗那边看着你。”

  我还特意做了一幅画,不过画里的不是眼前这个特别爱炸毛的小

  女人,而是一只可爱的小狗狗。

  当然这件事,他打死都不会告诉唐瑾的。

  “所以你以为我是去偷花的贼,就特意养了一只狗?”唐瑾再次炸毛。

  司空青离把人按进怀里,只是嘴角挂着的笑容怎么压都压不下去,“乖,当时我又不知道你是谁?”

  这个锅他只能背着了,不然让她知道自己对着她画了一只狗狗,还不得撕了他。

  唐瑾一脸狐疑的看了看司空青离,“不对啊,你虽然不认得我,可你是青云圣主啊!

  再说了,那个时候我只会调香制毒,又没有什么内力在身上,你堂堂一个圣主,怎么可能会因为我潜入了你那宅子就专门买一只狗的?!

  司空青离!你肯定又在骗人,你给我说清楚,那白肥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!”

  “瑾瑾,你这么执着白肥肥的事,该不会是舍不得离开我吧?”

  被问的心虚的某人,眼里突然闪过一抹异样的眼神。

  那眼神,唐瑾太熟悉了,她连忙推开司空青离,一脸娇羞的白了他一眼后,扭头就走。

  司空青离暗自松了一口气,终于蒙混过去了,唉真是自作自受,没事儿提那个干嘛?!

  他抬脚跟着走出了内室,脑子在想着自己画的那幅画好像被他放到了圣光殿。

  不行,看来这次他回去得赶紧把那副话收好,千万别让瑾瑾看见才行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57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57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