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6章 力战龙宫大将_从斩妖除魔开始长生不死
笔趣阁 > 从斩妖除魔开始长生不死 > 第496章 力战龙宫大将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96章 力战龙宫大将

  像柳世谦这般能打开两座大城,取出青鸾仙兵的修士,莫说南洪,就是放眼整个洪泽,那也是数得上的强悍存在。

  寻常妖魔根本不敢触其锋芒。

  哪怕只是有资格与之交手的,也是寥寥无几,各个都拥有偌大凶名。

  但今日,有这般实力的妖魔,却是一次性出现了五头!

  除开仙宗之外,任何顶级势力,在面对这般阵仗时,都只有眼睁睁看着自己被覆灭的结局。

  此刻,它们却是汇聚于仙人洞中。

  让这秘境都显得有些逼仄起来。

  乌俊猖狂的笑声在周遭响彻不休,它硕大的前爪猛然发力,将那浑身覆满湿漉漉鳞片的长鼻水象给拍飞了出去!

  轰!

  这突如其来的出手,瞬间引爆了仙人洞中暂时的诡异平和。

  原本是龙宫大将三打一,如今形势逆转。

  就连柳世谦都是暂时按捺住了心中的震撼与讶异,严肃的脸庞上,缓缓涌现出几分杀机。

  看得出来,这位古板长老的心绪,并不像他表面看起来那般平静,显然是在先前的交手中憋了一肚子火气。

  他盯着迎面砸来的巨大身影,手中偃月大刀倏然一翻。

  刀锋掠过长空,掀起一阵青光。

  那抹纯粹至极的青色,相较于苏红袖曾经挥出的那一剑,没有那么恢弘的场面,略显平平无奇,但其中蕴含的锋锐,好似能斩开世间一切物。

  “嘶嘶!”

  三首蛇妖竖瞳闪烁不定。

  虽然比起对方少了一人,以三敌四,但柳世谦的状态显然萎靡不振,只是在强撑而已,稍微过几招以后,实际上还是三对三。

  赢是不好赢的,但保全自身应该没问题。

  念及此处,它终于出手,脖颈倏然探出,仿佛三条凶煞的长龙,分别从不同的方向朝着柳世谦袭去。

  除了血脉神通以外,妖魔能称得上堪比白玉京的一个重要标准,就是妖躯能否硬抗从大城中取出的道兵。

  这三尊龙宫大将,先前能在几乎无损的情况下,死死压制住柳世谦。

  已经足矣证明它们妖躯到底有多强横。

  此刻蛇妖身躯站在原地,肩膀上探出的三条脖颈,转瞬间便已袭至柳世谦左右,封住了他的所有退路,最后一条则是卷着长鼻水象的身躯,想要将其拽回去。

  眼看着那血盆大口就要将老柳吞没的刹那。

  池阳手执一枚铁令牌,那是他的青鸾仙兵,至于第二座赤明城放出的乳白光芒,化成灵兵,乃是一枚护心铜镜。

  他正欲出手。

  耳畔却突然响起一道暴虐的嘶鸣,像是惨痛的惊呼。

  两枚硕大无比的蛇头,根本近不了柳世谦附近三丈之地,便被一双尖锐利爪分别掐住,轰然按在了地上!

  最后那条长蛇,也是不甘的松开了长鼻水象。

  只因身后有一张布满尖齿的巨口袭来,丑陋且腥煞,以肉眼难见的速度掠过众人视线,猛地将最后那枚蛇头给吞了进去。

  “吼!!”

  三首蛇妖被推翻在地,肉翼蚕虫的双翅死死将其按住。

  一手攥着一个蛇头,贪婪的咀嚼着蛇妖的脑袋。

  在这尊犹如高山般的身影,蛇妖原本也算庞大的身躯,突然显得有些娇弱起来,奋力的挣扎,一时半会儿间却根本挣脱不得。

  它犹如精铁浇筑而成的尾巴,不断轰砸在肉翼蚕虫的身上。

  轰碎了对方的身躯,砸落碎石如雨。

  “嘿嘿嘿!”

  然而肉翼蚕虫却只是发出古怪狞笑,好似完全没有痛感,自顾自的想要将蛇妖整個吞进腹中,唾液让蛇妖原本就湿润的身躯变得愈发滑腻起来。

  噗嗤——

  长鼻水象原本在乌俊的那一掌下被金纹所束缚,在蛇妖弃下它后,便只能直面柳世谦的一刀。

  青光迸发的瞬间,它头颅上便是多出了一道深深的豁口,大块的皮肉,连带着整条象鼻都是被切了下来,溅起腥臭妖血。

  一击得手,柳世谦却没有太多喜色。

  而是下意识将略带古怪的目光,投向了远处在地上纠缠翻滚的两道身影上。

  肉翼蚕虫的尖笑,将三首蛇妖的悲鸣给压了下去。

  活脱脱像个欺压良善的恶人,死死按住蛇妖另外两枚头颅,声音愈发兴奋起来,含糊不清道:“你叫啊!嘿嘿嘿!叫啊!!”

  在历经妖魔本源的恩赐以后,这些镇石的心中,不免堆积着浓郁的怨念。

  随沈仪出手斩妖,大概是它们唯一发泄的机会。

  “你他妈收着点儿。”

  乌俊鄙夷的骂了一句,考虑要不要给主人提个建议,以后别带这货出来,简直有损主人仙名。

  感受着长鼻水象在剧痛的刺激下,即将让那浑身的金纹破碎。

  它踏空而去,将那水象同样扑翻在地。

  四头庞大的妖魔,顿时陷入混战之中,皆是令人胆寒的巨物,又是最血腥而原始的厮杀方式!

  轰鸣不止,妖血四溢。

  仅剩那头肥硕的尖齿鱼妖,则是死死盯着面前的池阳,倏然低吼了一声:“你们坏了规矩!”

  池阳长老默默瞥了周遭。

  此地乃是仙人洞。

  他抬起头,祭出了那枚铁令牌,无所谓道:“谁知道呢?”

  下一刻,铁令如山。

  巴掌大小的令牌,却是轰然将鱼妖给镇在了地上,牌子似三山五岳般沉重,压碎了鱼妖的鳞片,仿佛要陷入它的皮肉。

  “老柳!宰鱼!”

  池阳同样猖狂的一笑,随即怔了一下,回眸看去,却见柳世谦手里的偃月大刀溃散成青光,整个人摇摇晃晃的走来,然后一头栽倒在地。

  砰。

  对方习惯性的沉默,让众人对他伤势的预估有些误判。

  “……”

  柳世谦双臂青筋暴起,面无表情的想要再撑起身子,想要攥住手里的青光,将其重新凝为偃月大刀,紧跟着却是再一次摔了回去。

  他神情间掠过一抹灰暗与自责。

  沈宗主早有准备的以多欺少,最后还是在自己这里出了问题。

  仅凭池阳一人,可敌不过这头率领妖军的鱼妖大将。

  “嗬……哈……”

  鱼妖同样将目光投了过来,先前的绝望一扫而空,本能发出了一道惊喜的笑。

  就连那被铁令镇压的身躯,都是缓缓颤动起来。

  它浑身气息再涨,虽双膝止不住的发颤,却还是一点点的站了起来,好似双肩担着高山,极其艰难的朝前方迈出一步。

  轰——

  大殿喀嚓一晃,就像是要彻底塌陷一般。

  “奶奶的。”

  池阳长老突然有些慌了,他并不是没有别的进攻手段。

  但绝对不可能赶在鱼妖接近柳世谦之前将其斩杀。

  他只能再次催动那道长虹,将其中气息尽数灌入铁令之中,试图将鱼妖再次镇压下去。

  咔咔!咔咔!

  在那铁令的压制下,鱼妖浑身看上去突然矮了几丈,那是骨骼崩碎的缘故。

  但它身为身经百战的龙宫大将,哪里看不出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。

  同样调动了所有的妖力,强忍着剧烈痛楚,一步步朝前方踏去,它的目标并非是柳世谦,而是对方身后的出口。

  至于这位清月宗长老,只不过是离开之前,顺手取走的,用以抵罪的功绩罢了。

  “呼……”

  池阳长老实际上和鱼妖间的差距并不大,大约可以算作同一水平,但想要在其面前护住另一个脱力的修士,那需要实力远超对方才行。

  直到此刻,他终于慌乱叫嚷道:“沈宗主,还有没有别的灵傀!快救这老东西一下!”

  然而沈仪的回应却是让他心底一沉。

  只听对方轻声道:“没了。”

  像柯十三这种镇石,在这些堪比打开两座大城修为的妖魔面前,可以说毫无作用。

  “没了好啊……没了好……沈宗主……你知不知道……你真的快吓死本将了……”

  鱼妖似哭又笑,嗓音微颤。

  在这般生死之际,哪怕是以它的心性,也不禁露出了些许真实丑态。

  谁能想到,一个看似返虚后期的修士,能随时从身上掏出两具足矣撼动顶级势力的恐怖灵傀。

  “既然没了……那本将就不客气了!”

  在那枚铁令牌即将压碎它脊骨的时候,鱼妖终于是走到了柳世谦的身前,那张近乎扭曲的脸庞上,多出些许贪婪和凶狠。

  它屈着庞大身躯,俯瞰着地上的柳世谦,随即宽大手掌悍然拍出!

  却没能触及柳世谦的身躯,掌风仅是卷起了那一袭墨衫。

  沈仪站在那古板长老的身前,同样朝着鱼妖探出手掌,动作轻缓,没有任何气息的波澜,骨节分明的五指微微竖起。

  与其说是在动手,不如说是在提醒鱼妖止步。

  “……”

  池阳愕然瞪大了眼睛,他完全没想过,在没了灵傀庇护的情况下,沈仪竟是敢于再次站到鱼妖的身前。

  他甚至先前都不敢让沈宗主带走老柳。

  就是因为在这般恐怖妖物的面前,返虚后期的修士实在是太过羸弱,羸弱到任何一丝微不足道的举动,都有可能导致他身陨。

  柳世谦同样陷入怔神。

  除了不太理解沈宗主为何要这样舍命相助的原因外,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便是……

  在那只手掌竖起的刹那。

  鱼妖便真的止步了。

  这事情实在是很难让人理解。

  一大一小两道身影仿佛定格在了原地,鱼妖目光呆滞的盯着沈仪。

  刹那间,它那就连铁令牌都未能压垮的身躯,竟然轰然跪倒在了地上!

  随着一道细微的噗嗤声。

  鱼妖的身上多出密密麻麻的大洞,一道道汹涌的血泉滋滋迸发,整个模样顿时变得凄惨无比。

  所幸这凄惨模样并没有持续太久。

  几个呼吸的功夫,仿佛有无形大刀斩下,将鱼妖分作十余块,啪嗒啪嗒散落一地。

  那双死不瞑目的圆润眼珠愈发膨胀。

  里面藏着一片旁人看不见的景象。

  漆黑夜幕之间,繁星漫天。

  它先前顶着铁令牌,拼劲全力拨开了繁星,让整片天穹黯淡无光,好似陷入死寂。

  而当光芒散去,在这片死寂中。

  一座猩红道宫若隐若现。

  无量妖皇宫的下方。

  那道颀长身影悬于天际,造型古朴的归墟仙甲包裹了青年的身躯,宛如一尊神将。

  乌黑发丝摇曳间,那双眼眸被紫意占据,比先前的星辰更加耀眼。

  他手执龙枪。

  血珠顺着枪尖滴落,给这片天幕染上了一抹鲜艳的红晕。

  直到最后。

  夜幕如潮水般褪去,那抹红晕逐渐凝实,化作了白皙手掌间刺眼的血符。

  此乃鱼妖视线中最后一抹画面。

  “呼。”

  沈仪缓缓屈指,收回了手掌,藏于袖袍中的指尖,力竭般的微颤着。

  果然,天衍四九算不上什么特别高深的灵法,即便臻至圆满境界,照样会被这般强悍妖魔看破,并不能作为绝杀的手段。

  最后还是得靠无生掌。

  墨衫摇曳间,忽然浮现上了一层暗红,淡淡的血腥气在浓郁的妖血味道下并不是很明显。

  沈仪本就白皙的脸庞,此刻略显几分病态。

  这是他用无生掌守住遁去的一,所需要付出的代价。

  上次付出类似的代价,还是在南阳宗内和张来福死战。

  何况还是在有池阳长老那枚青鸾仙兵全力相助的情况下。

  怪不得需要在返虚和合道之间,再单独划分出一个白玉京的称谓,这其间的差距,真是远超了沈仪的预料。

  不过结果还是不错的。

  他原本只是想拦住鱼妖而已,没想到竟然可以直接斩杀掉对方。

  自己领悟出的杀招,还是有点东西的。

  “嗬,嗬。”

  无论是池阳,还是柳世谦,都没有注意到沈仪的异样,倒不是因为他们眼界太低,亦或者不关心沈仪。

  只是眼前的一幕太过惊世骇俗。

  彻底搅乱了他们的心神。

  甚至到鱼妖被分尸的那一刻,沈仪的手掌都没有真正触及到对方。

  好似两者的修为完全倒过来了。

  鱼妖才是那个返虚后期,被白玉京的修士一掌毙命。

  “别玩了,动作快点。”

  沈仪随口道,然后迈步走至墙边,盘膝而坐,开始闭眸调息。

  别看乌俊和肉翼蚕虫与那两头妖魔修为相仿,实际上在全族兄弟的加持下,它们的血脉珍稀程度是要远超这些寻常妖魔的。

  再加上全无痛感和悍不畏死。

  除非是遇到真正的天骄,否则完全可以称一句同境无敌。

  在听闻此言以后。

  两尊镇石仿佛打了鸡血一般,彻底陷入癫狂,肉翼蚕虫付出大半身躯崩碎的代价,直接咬碎了三首蛇妖的脑袋,然后将其撕成了三条蛇。

  乌俊更是连龟壳都被轰裂,仍旧两爪连拍,活生生将那头无鼻水象给捶打至死。

  若非此地是仙人洞。

  就凭它们交手间所溢散出那些,能让人近乎窒息的浩瀚妖力。

  恐怕早已让小半个的南洪的生灵都陷入惊惧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57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57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